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兰的博客

一些记忆,一些疼痛,一些孤独,一些闪电,一些思想,一些碎片……

 
 
 

日志

 
 
关于我

雨兰,生于71年,90年开始发表作品,以诗歌和散文写作为主,也写美术评论、小说。作品见于《诗刊》《儿童文学》《少年文艺》《绿风》《诗选刊》《星星》《中国诗歌》《中国校园文学》《时代文学》《山东文学》《散文百家》《小溪流》《散文诗》《散文诗世界》《文学报》《美术报》《中国书画报》《书法报》等,多次被《知音》《意林》《读者》《名言与警句》等报刊转载,并多次获奖、收入《2011中国年度诗歌》《2013中国年度散文诗》《山东散文选》等70多种选集,出版有作品集数种。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省作协会员,市作协全委会委员等

网易考拉推荐

野菜三味  

2007-08-15 12:05: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野菜三味 - 雨兰 - 雨兰的博客
(野蔬充膳——霍春阳国画)
 

        野菜三味

 

       《凉拌野菜》

 

    野菜凉拌着吃,最得田野清气,滋味当是最本真最好的了。

   小时侯,常吃的野菜是凉拌苦菜。既然名为苦菜,苦菜确实是苦滋味重了些,可并不讨厌,只是入口苦,而且细嚼,也有清香。大人们说,吃了可去火气,所以也爱吃。人们所说的菜根香,依我理解,即是要细细咀嚼品味才能品尝得到的罢。

   洗净后的嫩嫩的苦菜有洁白的根,水灵灵碧绿的叶子,小模样儿很可爱。但老了的苦菜是难以入口的。那时的做法也是极简单的,洗净后整棵放到盘子里,撒上细盐末用手揉揉,再放点醋,如果有芝麻油——我们叫香油,轻轻滴上那么几滴,就更好了。给家里的猪羊剜草时,发现了苦菜,便会仔细地剜出来。苦菜一般生长在盐碱地上,夏秋季节最常见到。村子里的盐碱地比较远,一般我们小孩子们剜草跑不那么远。所以苦菜也并不易得。

   马蜂菜凉拌也挺好吃,吃起来滑滑的。除了凉拌,还可以卷菜饼吃,巧手的母亲给我们做过几次。那时,母亲不叫它菜饼,叫它菜蟒(音),不知为何。马蜂菜也是要很嫩的才好吃,开了花结了籽的不好吃了。

   2000年,曾和几个文朋画友去太行采风写生。就住在郭亮村申青山家的家庭旅馆里,小住了一个星期。每天每餐饭菜中少不了的菜蔬就是凉拌野菜。那些野菜,都是从山上剜来的,我叫不上名字来,但都是喜欢吃的。印象最深的是吃的山韭菜,不是凉拌,是剁碎了包水饺吃的,熟了的山韭菜仍然是辣的。

   对我来说,那一个周过的简直就是神仙日子。我们天天在大山里看景闲逛,逛累了饿了就回去吃饭,晚上还有啤酒喝。说是闲逛同去的画友可能不乐意听——他们写生,背着画具,翻山越岭找景,其实是很辛苦的。

 

              《蒸菜蔬》

   这几年,在一些有档次的考究点的酒店里,经常吃到用白面拌了的在笼屉上蒸熟了的菜蔬。这菜蔬大部分是野菜类,盛装在精致的木制或竹制的笼屉里,自然,同时上来的还有用很小也很精致的碗碟盛装的蒜泥、韭花酱等佐菜品。

   小时侯吃过不少蒸的菜蔬,但那时侯是粮食不够瓜菜代、家菜不够野菜来补充的“无奈”,可是对于我们小孩子,却也是一种口味的改善。所以每每蒸了常不大吃的菜蔬,倒也是欢喜地、津津有味地吃下。因此,在我的童年的记忆中,蒸菜蔬也是难忘的美味了。

   我吃过的蒸菜蔬中,最好吃的要数面条菜。面条菜虽然蒸熟了却仍然脆生,爽口,而心里,常常是漫过四月田野的清香。

   苕帚菜最适合蒸着吃。苕帚菜,顾名思义,就是苕帚菜的稞长大,长老,晒干,是可以捆绑成苕帚的。没长大没长老的苕帚菜,小叶细长,嫩绿,水灵可爱。蒸熟了吃,微甜,有淡淡的清香,没有怪味——有不少野菜吃起来总是有一种怪怪的味儿。

   老了的豆角、嫩嫩的地瓜叶子也可蒸着吃,而且也是滋味不错的。在老家,地瓜叶子最普通,却是并不常做着吃,所以偶尔蒸一次吃,还是新鲜好吃的。记得那时种地瓜的特多,现在的老家,倒是很少种了。大约是种地瓜于经济上不大合算吧。祖母的做法通常是,把地瓜叶子择好,洗净,撒些细盐稍微渍一下,然后倒进白面,用筷子搅拌匀,最后倒进蒸馒头时留出的小空隙里——也就是直接堆放在笼布上就行。这种做法还特别方便,馒头蒸熟了,菜也蒸好了,不用再费时起火炒菜了。吃时,浇上少许棉籽油,蒜泥,就是一顿颇好吃的饭了。老豆角炒着吃不好吃了,又用不着那么多种儿,祖母也通常是蒸了给一家人吃。我们小孩子喜欢吃。怎么着也是改善啊。

 

               《油炸菜蔬》

 

    外国人做菜,爱加了水煮,中国人则喜欢用油煎、炒、炸。

   这里只说油炸的菜蔬,以野菜蔬为主。当然只说我吃过的,所谓过齿难忘的是也。

    过齿最难忘的是油炸菊花芽。还是在前几年的初秋。那时还住在单位的平房小院里,一同事回老家,带来了一些好吃的分送给我们。有自己生的豆芽等,还有就是爱养菊花的同事的父亲做的油炸菊花芽。还是第一次听说菊花芽能油炸了吃。油炸菊花芽,入口酥、香、微甜,轻轻咬嚼,口齿噙香——是初秋的菊花的清香啊,漫进肺腑。

    油炸南瓜花是在饭店里吃的,甜丝丝地,入口颇好。我喜欢吃微甜的食物。但忘了是在哪家了,还想着带着孩子去吃呢。

    在苗德荣老先生的家宴里还吃过油炸的蘑菇。也是第一次,滋味特别好,爽口。苗老先生爱做菜,是个很懂得享受生活、热情、乐观的人,人也颇好。

   几年前和文朋诗友去近郊景区采风游玩,在景区的山野饭馆吃到了油炸薄荷叶,那滋味真是绝美。尤其是轻轻咬含的第一口,薄荷的清凉、微甜、山野的清新,尽在齿颊间弥漫。有亦是第一次吃的朋友说,宛如初恋的那第一吻。

   油炸的花椒叶也非常好吃,爽口清心,微麻辣,滋味别具。

   油炸的这些花啊、叶啊、芽啊之类,做法应该还比较简单,一般是,先用清水洗净,根据情况加少许精盐或白糖稍微淹渍,用白面加水、加蛋清液等调成面糊,把那些叶叶芽芽放进面糊里轻轻搅拌,然后用长筷放进烧沸的花生油中,颜色泛黄如金时赶快用笊篱捞出——捞出后不烫就可以美美地享用了。

    油炸的食物,人们常觉油腻,不能多食用,但这些油炸的叶叶、芽芽,是大可以多吃几口的,因为它们不油腻,清爽,还有山野的清新……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