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兰的博客

一些记忆,一些疼痛,一些孤独,一些闪电,一些思想,一些碎片……

 
 
 

日志

 
 
关于我

雨兰,生于71年,90年开始发表作品,以诗歌和散文写作为主,也写美术评论、小说。作品见于《诗刊》《儿童文学》《少年文艺》《绿风》《诗选刊》《星星》《中国诗歌》《中国校园文学》《时代文学》《山东文学》《散文百家》《小溪流》《散文诗》《散文诗世界》《文学报》《美术报》《中国书画报》《书法报》等,多次被《知音》《意林》《读者》《名言与警句》等报刊转载,并多次获奖、收入《2011中国年度诗歌》《2013中国年度散文诗》《山东散文选》等70多种选集,出版有作品集数种。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省作协会员,市作协全委会委员等

网易考拉推荐

记著名青年书法家李钧  

2008-04-08 12:26: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不少书法前辈和同道誉为“书坛黑马”的青年书法家李钧,这几年书法创作术业精进,成绩骄人,书法作品入选全国正书展、草书展等不少有分量的展事,也获得了大大小小不少的奖项。当然,不是那种拿钱就有的金奖银杯。李钧正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勤勤恳恳地临帖、读帖、探索,走着自己的书艺之道。

   李钧的书法作品,点画精到,疾徐有致,时正时欹,时疏时密,或长袖善舞,或跌宕多姿,清逸而不失厚重,灵动之中而见沉着痛快,峻雅而富于机变,笔墨之间漫溢着浓郁的书卷气。李钧游弋于深厚的传统书学中但又不拘泥于传统,在书法创作中常出新意,他创作的每幅作品都有自己的思路,自己的想法。其实,无论是读古人的帖也好,临古人的帖也好,李钧都一直试图用自己的笔墨,用自己的理解,用自己的心灵,去诠释,去契合,去创造,去追寻那种“入我神者,古化为我也(刘熙载语)”的艺术境界,从而营构自己的笔墨世界。

   当今书坛,有不少年轻的习书者,不安心于临帖读书,而是所谓的求新求怪,求新求怪也许因时风所及而能辉煌一时,但如果没有深厚的学养支撑,往往容易走入末路。李钧有着扎实的楷书基础,汉碑、魏碑、隋唐名碑帖等,他都广有涉猎,并注重融会贯通,不仅能得古人碑帖字内工夫,更能得古人碑帖形外神,字外韵。

其实说起来,李钧是二十多岁后始学楷书,从欧体开始,后写张玄墓志,又写褚遂良《圣教序》、《阴符经》等,三十岁以后开始写草书,从黄庭坚入手,后学怀素、王铎、祝枝山,又学徐谓、张旭等,他笑称自己学习书法是“笨鸟后飞”。而且,李钧学书,全靠自学,他没有上过艺术院校,大学里学的是理科,也没有投拜到哪位名家的门下,这,反而给了他一个更大的自由空间。一是没有名师或院校的笼罩和框框;二是培养了自己较强的自学能力,自己买书,自己定学习计划。他常言,只有理解了古人,才能契合古人的心迹,临帖才能得古人的神韵,才能在更大程度上得古人的字外神、笔外韵,也才能做到打进去走出来。如荀子所言,善学者尽其理,善行者究其难。李钧当是善学者。他的学,是研究性地学,是批判性地学,是融会性地学。他善于用理性的眼光审视书法,分析学习书法的思路,寻找别人创作的成功处,反思自己应该怎样学习和创作,加上他对书法的良好悟性以及勤奋的临摹与创作,李钧的书法水平突飞猛进,逐渐进入佳境。

   “观人于书,莫如观其行草”,李钧尤其钟情于行草书,感觉比较符合自己的性情,比较能表达自己,正所谓古人所言,书法可以“达其情性,形其哀乐”,“天地事物之变,可喜可愕,一寓于书”。近几年他对行草书用功尤深,写二王,写怀素,写米蔡苏黄,写祝枝山、王觉斯、徐青藤……明清两季,草书大家辈出但每人又各有缺点,李钧善学其长,取合于自己情性者,逐渐形成自己的草书面貌。草书关键点一在“势”,一在“变”。李钧一直在求变找势。他说,追求变化,让自己的创作达到定势,再打破定势,再变化;达到定势,再达到定势,生命不止,变化不止……这是他的艺术追寻。他在求变中解构、审视、化解古人的笔法,在求变中吸纳契合自己心性的滋养,在求变中养自己笔墨的神。

   汉扬雄《法言·问神》中说:“言,心声也;书,心画也。”正所谓书法者,是人的内在生命的投影和真实显现,是书法家的人格、气质、心境、学识、素养等内在的精神意味。品读李钧的书法作品,能让人感觉到一种内在的沉静,这应该源于李钧的创作心态。李钧的创作心态好,沉静、不浮躁,有积极的进取心:他认真创作,参加展事;但他又不刻意追逐名利:不为参展获奖而故意追随所谓流行书风,不因自己有所成绩而到处张扬。他有包容之心而不随意贬斥:好的有个性的艺术他都欣赏,并不因自己的好恶而随意菲薄、妄评他人作品。还有关键的一点是,李钧认为:书法是余事,永远做业余书法家。有着这样的超然心态,李钧在书法创作和探索中,自由度更大。

   李钧,为人真诚、朴实,虽年青而沉稳持重,性格温和,没有那种所谓艺术家的张扬与锋芒,工作之余,安心地读着自己心仪的圣贤书,致力于读帖临帖和书法创作,勤恳用功。李钧还写得一手的好文章,在书法史论和书法批评上都有自己独到的见地。他爱读书,广有涉猎,凡有所思、有所感、有所悟,便形诸文字。正所谓见多,所谓识广,所谓思深,这样写出的文章自然是精彩。

    虽然大学学的是理科,李钧的工作却与文字结下深缘,在济南教育电视台先做记者,后又做制片人,从事电视十几年,制作的节目在山东省乃至在全国教育电视节目评比中获奖十几次。说到工作与业余的最爱——书法,李钧不无得意地说:“两者与我都是十几年的交情,她们像两条河水终于在2007年交汇到一起,在台领导、市书协和书画界同道的支持下我作为制片人策划开办了《艺术鉴赏》栏目,将本职工作与业余爱好结合起来亦是人生一大乐事,山东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李向东先生称赞我是专家型编导办栏目,节目有了保障。栏目开办一年多,由于播出在黄金时段,反映不错,参与节目的书画家都感觉节目比较专业,有学术味。”

   因为和李钧的工作单位相距比较近,偶有空闲也会聚一聚,或者是品评一番各自的作品,提出彼此的看法,也算是互相参照吧;或者是在朋友的展览上碰上了,便闲侃几句;或者就是闲聊,聊书法,聊人生,聊读书。在与李钧的随意聊侃中,我也常感觉到李钧对于书法的真知灼见。记得有次聊到流行书风,李钧说,流行书风从魏晋就有了,人家王大令就是流行书风的始作俑者、鼻祖。李钧还提出了盛世书风与乱世书风之说,我觉得颇有新意,或者说颇有创造性。他是结合历史上的一些有名书家的身世、经历、作品等综合研究得出来的结论。说到临帖换帖的事,李钧的比喻也很妙,他说就像谈恋爱。大凡临帖,必然是选自己最喜欢的帖,临之长久,亦是越看越喜欢;及至把所临的帖临透吃透,感觉也渐趋麻木,审美疲劳产生,继之,会考虑放一放或换新帖。呵呵,这不整个一恋爱过程么。

   君子深造之以道,欲其自得之也。自得之则居之安,居之安则资之深。资之深则取诸左右逢其源(孟子语)。李钧正值书法创作的盛年,相信凭他对书法的悟性和勤奋,假以时日,他会在书法创作上取得更大、更辉煌的成就。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