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兰的博客

一些记忆,一些疼痛,一些孤独,一些闪电,一些思想,一些碎片……

 
 
 

日志

 
 
关于我

雨兰,生于71年,90年开始发表作品,以诗歌和散文写作为主,也写美术评论、小说。作品见于《诗刊》《儿童文学》《少年文艺》《绿风》《诗选刊》《星星》《中国诗歌》《中国校园文学》《时代文学》《山东文学》《散文百家》《小溪流》《散文诗》《散文诗世界》《文学报》《美术报》《中国书画报》《书法报》等,多次被《知音》《意林》《读者》《名言与警句》等报刊转载,并多次获奖、收入《2011中国年度诗歌》《2013中国年度散文诗》《山东散文选》等70多种选集,出版有作品集数种。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省作协会员,市作协全委会委员等

网易考拉推荐

别样的狂欢  

2008-06-25 12:19: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别样的狂欢》

 

这是2007年的圣诞夜,一个安静美好的夜晚。空调的暖风,静静地吹着;师友们亲手挥洒的书画作品,散发着淡淡的墨香;玻璃杯中,寿酒溢香……大家合影,唱生日歌,外面虽然是寒冬,室内却是笑语喧喧,春意融融。

这是一个美丽温馨的夜晚,我们,天桥区文学研究会的师友们,为当代著名诗人桑恒昌先生庆祝66岁寿诞。

已近七旬的桑恒昌老师,依然语言风趣幽默,机警活泼,思维敏捷,妙语解颐,今天,他也为大家带来了别样的礼物:他的中英文对照的诗集和中德文对照的诗集。

一向很少喝酒的我,也主动倒了红酒。在向桑恒昌老师敬酒祝寿时,我说:“桑老师,你是41年生人,我是71年的,你比我大30岁,但我从没觉得你比我大多少。”他接着笑呵呵回应我:“我比你大30岁,但我也从没觉得你比我小多少。”老诗人的机智和幽默的回答,让在座的师友们都呵呵地笑了。“桑老师对当代汉语诗歌的最大贡献在于,他扩大了‘诗言志’的美学内涵,找到了表现普通中国人情感要素的最有力、也最完美的手段,验证了现代汉语对诗歌写作的承担能力,即以语言最大的可塑性实现现代汉语诗歌准确表达事物本质的可能性,甚至表达的极限;并在修辞中寻求突破与创新,最大限度地化用了现代汉语修辞的丰富性,从而扩大了传统语汇的声音和表意功能,在获得最大的情感冲击力的同时,实现了汉语诗写作内容与形式的完美统一,具备了‘愈读弥新’的魅力,从而成就了‘诗的美’和‘美的诗’,使读者得到了美学和情感的双重震撼。”文友王川兄则即席对桑恒昌老师的诗歌评价做祝酒辞,引来大家的阵阵掌声。文友陈忠、竹君、共玉、庆君、颖旭等也或以精彩的评价、或以阅读的感受向桑老师表达了美好的祝福和祈愿。

说起来,桑恒昌老师还是我自1989年到济南来上学后认识的第一位诗人,至今也快二十年了。说读着他的诗长大、他的诗歌滋养着我的诗歌写作之旅,是客观事实,没有一点夸张的。至今还记得他对我说过的那句话,“下雨的时间很短,酿雨的过程很长”。毕业后参加工作,业余,我仍然坚持诗歌写作,认识了文研会的诸多师友,也得以经常和桑恒昌老师见面、聊天、吃饭,领略到他诗歌创作思想的深与厚,感受他诗格的魅力和人格的魅力。

桑恒昌老师平易,可亲,师友们聚会,凑份子吃饭,他也总是乐于献出自己的一份,从不以名人自居。在诸多的聚会中,桑恒昌老师的发言也总是要言不繁,简洁凝练,语重心长,结合他自己的诗歌创作和体验,给人以启迪和深思,给人以警拔和了悟。“写作就像挖掘,你挖十米深,挖出来的只能是水,但你挖100米深,你挖出来的就是油”。桑恒昌老师不故作高深,不摆架子,他喜欢用精到的比喻,用自己的诗歌创作感悟,点拨着围在他身边的年轻诗歌写作者。“做不做诗人不重要,关键的,是要做一个诗作的人。”这是他多次对文研会的朋友们说过的话。桑恒昌老师还说,诗是一种智慧,他每一次的创作都不重复别人的话,也不重复自己的话。诗的朴素美才是大美。诗要精于构思。他说,“不管诗是否已经从政治、生活、文学的中心走到了边缘,也不必去想它是否还会回到中心,诗只要在心中,就永远不会消失”,他说,“诗不应该纯粹去讲哲理,哲理让哲学家去讲好了,诗应该充满理趣,有理趣的诗才是好诗。”我们喜欢听他说。

桑恒昌老师也一直用自己的诗歌写作,实践着,诠释着,验证着,前行着:“每当写到母亲/我的笔/总是跪着在行走”,“自从母亲别我永去,/我便不再看它一眼,/深怕那一大滴泪水/落/下/来,/湿了人间(《中秋月》)”,这是他的怀亲诗;“生与死,竟然/只有一口气的距离/你丢下那口气走了/在滴水成冰的冬季/先生,如果/你的肩头有点凉/就披上我的心/作外衣……”这是他的悼亡友的诗……“以骨作笔,以血作墨;泪往肚里咽,血往心里流”,孙静轩先生这样评价桑恒昌老师的诗。“桑恒昌的怀亲系列诗和悼亡系列诗,堪称史诗,是中国现代诗一绝。”王传华先生这样评论。

“桑先生的诗有一种凝重的份量,像一次次电击,独特而又符合艺术逻辑的意象不断把人引入新奇之境,桑先生把酸楚的苦难凝结成透明的晶体,在命运的颠簸中执着地寻找诗意,他的诗结结实实长在中国大地上,这些充满质感的诗歌满足了我们对民族诗歌不断成长的期待……”这是北大朗诵艺术协会指导教师杨晓华就桑恒昌的诗说出的他自己的感受。我认为也是很妥帖的评价。因为在多年的对桑恒昌老师的诗歌阅读中,我多次感受到这种电击:“所有的路/都是/不愿意站起来的/纪念碑。”“我真的好怕/怕给后人/留下一堆/时间的骨灰。”“用长了牙的脚/一步一步啃过来/再用脚上剩下的牙/一步一步啃下去。”

海德格尔说过,“诗人让语言说出自己”。

是的,桑恒昌老师就是用那些弹性十足的诗歌语言,就是用那些具有穿透力的诗歌语言,就是用那些富有哲思和意味的诗歌语言,说出他自己,说出他的爱之痛,说出他的灵魂的酒与辉煌的泪,说出他生命深处的涩与甘。

在桑恒昌老师的诗歌里,你很少见到生涩的、生僻的字眼,都是些平平常常又平平淡淡的汉字。但就是这些平平常常又平平淡淡的字眼,在桑恒昌老师的笔下,却一个个鲜活了起来,灵性十足,弹性十足,别具魅力和“魔力”,就是这些平平常常又平平淡淡的字眼组成的诗句,却是那样耐读、耐品、耐咀嚼,却是那样富有张力和洞穿时间的光芒。桑恒昌老师的诗意之笔,实在是具有了化腐朽为神奇的美妙与魔力,充盈着哲思和睿智,充盈着理趣和深味,充盈着火焰与闪电。

桑恒昌老师,诗歌的坚守者,诗意的熬炼者,灵魂的挖掘者。他也一直用自己充满智慧和哲思的生活,验证着自己说过的话:做不做诗人不要紧,关键的是要成为一个诗作的人。是的,他本人,就是一个诗作的人。

圣诞夜,在西方,是狂欢之夜,今年的圣诞夜,因为友情的魅力,因为诗歌的魅力,我们相聚在一起,这是一场别样的狂欢,是诗歌的狂欢,是友情的狂欢。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