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兰的博客

一些记忆,一些疼痛,一些孤独,一些闪电,一些思想,一些碎片……

 
 
 

日志

 
 
关于我

雨兰,生于71年,90年开始发表作品,以诗歌和散文写作为主,也写美术评论、小说。作品见于《诗刊》《儿童文学》《少年文艺》《绿风》《诗选刊》《星星》《中国诗歌》《中国校园文学》《时代文学》《山东文学》《散文百家》《小溪流》《散文诗》《散文诗世界》《文学报》《美术报》《中国书画报》《书法报》等,多次被《知音》《意林》《读者》《名言与警句》等报刊转载,并多次获奖、收入《2011中国年度诗歌》《2013中国年度散文诗》《山东散文选》等70多种选集,出版有作品集数种。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省作协会员,市作协全委会委员等

网易考拉推荐

雨兰读诗笔记:曲近:以大我而高歌  

2010-11-25 12:24: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于《石河子文艺》2010年冬卷,感谢编辑老师!

 

以大我而高歌

——读曲近的诗

 

雨兰

曲近的诗歌里有一种壮丽的丰盈,有一种坚韧的力量,品读曲近的诗歌,我读到一种悲悯的情怀,感受到诗人内心的强大和精神的强度。

曲近的诗歌里,有一种深厚的沉静,有一种开阔的大气。品读曲近的诗歌,我读到一颗温暖与疼痛的诗心,感受到诗歌语言内在的呼吸,是如此自如、畅达,是那么热烈、纯粹。

曲近的诗歌,是温暖与疼痛的交织,是深厚与轻柔的融会,是传统与现代的交媾,是诗人的一颗诗心、童心、爱心的折射与映照,是诗人的人格与诗格的写照与寄寓。抑或,如诗人自己所说,“在20多年精心耕耘文字的生涯里,文字符号已成了我生命的重要组成部分,大量的文字与我建立了血肉和感情关系,它们住在我的四本书里,享受我内心的温暖,成长为我情感的晴雨表。这些文字都是我的孩子,它们熟悉我的喜怒哀乐,是我最后的精神依托。”

别林斯基曾说:“没有一个诗人能够由于自己和依赖自身而伟大,他既不能依赖自己的痛苦,也不能依赖自己的幸福;任何伟大的诗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的痛苦和幸福深深植根于社会和历史的土壤里,他从而成为社会、时代以及人类的代表和喉舌。”诗人曲近,深深地扎根于火热的生活,扎根于时代的精神,扎根于深厚的传统文化,唱出了铿锵有力的大我之歌,唱出了爱与美的交响。

我一向认为,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诗人所写的诗歌的境界,取决于诗人思想的境界。诗人所写的诗歌的深度,来自于诗人思想的深度。曲近的诗歌,正是诗人心灵深处的清歌,是诗人灵魂深处的清响。

曲近的《二胡》,即是我特别喜欢的一首:
  左手长江
  右手黄河
  一匹马在中间气吞霄汉
  一根竹在岸边垂钓渔火
  
  山一样端坐的演奏者
  怀抱五光十色的音符
  左右开弓
  轻指梳理小桥流水
  臂弯迎送日升月落
  
  两道飞瀑自高天而下
  溅起一路坎坷的浪花
  娓娓诉说着
  一泓水的苦难深重
  一座山的壮怀激烈
  弦弓轻轻一颤
  就推开一扇尘封的大门
  拉回一个神秘的中国
诗的第一节,简短四句,起笔不凡,单刀直入,干净利落,联想丰富,又是多么大气、开阔、富有气势!读到这里,读者的血液也会沸腾起来,飞翔起来。古人常说,诗如其人。信然!试想,如果一个诗人没有大胸怀、大境界,没有丰富的联想,他是决不会写出如此慷慨激昂又诗意迷人的佳句的!全诗结构清晰,言简意丰,诗歌意象联系紧密而又弹性十足,松弛有度,起伏跌宕,刚柔相济,情感深挚而饱满,奔放而内敛,诗歌语言和意象虚实相生,拓展了诗歌的艺术境界,收到了耐人品味的表达效果。

艾青在《我爱这土地》中说: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着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诗人对于石河子,对于他脚下的那片热土,对祖国,对中华民族绵延五千年的文化,也是爱得深沉,爱得浑厚,爱得含蓄:

“只有你的脊背/才配承载这不朽文化/象形字文化/方块字文化”,“坚硬的甲片/留下利器深深的刻痕/那是精神和智慧的烙印/一个叫做殷墟的地方/零散着文明史粗糙的页码 ”,“穿过漫长历史/负重东方文化/最初的黎明之光/垂照千古/中国人与龟的内在关系/裹着一层神秘的雾幔/长寿得令世界惊讶”(曲近《龟甲》)。

整首诗叙述沉稳,不枝不蔓,却又收放自如,开合有致,张弛有度,含蓄内敛,骨力遒劲,思想深邃。不仅如此,历史的纵深感、沧桑感与厚重感,在这首短短的诗里抒写得淋漓尽致。而且,诗人把对祖国以及对祖国的文化的热爱与自豪,凝聚在小小的一片龟甲上,辐射着诗人内心的热度与力度。精短凝练、富有张力的诗句里,又可见出诗人高度的抒写技巧与抒情技巧。

诗歌是诗人心灵的抒写,是诗人人文精神的映照,是诗人学识与修养的烛照。多年来,曲近在诗歌创作上坚守内心的纯净,坚守精神领域的自由与自在,曲近生于中原大地,生长、工作于边疆。他的经历,让我想起了初唐的边塞诗人,边疆大草原的灿烂阳光和热烈绿风,浸染着他的诗风,硬朗,柔韧,开阔……也许因此,曲近的诗歌质地明朗,干净,开阔,大气,厚重。

唐朝诗人皎然在《诗评》中曾经说过:“诗不要苦思,苦思则丧天真……采奇于象处,状飞动之趣,写真奥之思。”曲近的大部分诗歌是自然天成之笔,诗人的感情或如海潮喷薄而出,或如林中小溪舒缓流淌,这在他的抒写大草原的诗歌中表现得尤为明显。

曲近用清新、干净、别致、灵动、闪光的语言,传递出一种诗意的美感,传递出一种纯净的天籁之音。

“……让云雀衔来牧歌/守着我香甜的睡眠/让梦中的微笑/甜到草原的尽头/几根茎秆做支架/几片叶子当床垫/几朵小花含清露/就组成了我的草编摇篮/日月晃动着/河流晃动着/我就睡在大地的怀里/草叶的柔软和温暖/使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弥漫/热血一样在全身循环/一只羊来到我身边/亲切地望了我一眼/这目光为我盖了厚厚一层/善良和温暖……”(曲近《草编摇篮》)。

这首诗浑然天成,看里面的字字句句,是多么自自然然,是多么明快丰盈,是多么灵秀天真,它是诗人美好情绪的自然流淌,读来无丝毫矫揉造作,无丝毫虚饰,无丝毫斧凿痕,写出了诗人对草原、对大地、对大自然的热爱与赞美,字里行间流溢着诗人喜悦的童心童趣。

“一朵花/马不停蹄地奔向春天/葱茏的身影刮一路绿风/洁白的蹄子划一路闪电”,“跃出花盆的瞬间/一缕清香悄然弥漫/开在马蹄上的花朵/是一种什么样的语言/它要表达的/是不是泥土的情感”,“蜜蜂献歌/蝴蝶翩跹/马踏飞燕/追赶时间/马蹄上盛开的莲花/是一片吉祥的草原”(曲近《马蹄莲》)。

这首短短的《马蹄莲》,三小节,十六行,诗人写得丰美、干净、灵秀、生动、形象,却又逶迤悠远,把马蹄莲描绘得栩栩如生,跃然纸张。而且,整首诗读起来朗朗上口,明丽明快,清爽自然,不滞涩,不造作;中间一节中的设问,特别亲切自然,读来会心,又启人思索;最后一节中的“是一片吉祥的草原”,既写出了境界,又道出了诗人对大草原的无比热爱之情,含蓄蕴藉,不着痕迹。

歌德说过,诗人必须从他们自己心灵中生长出来,而不可能去学着做一位诗人。曲近,正是一位具有浓郁的诗人气质的人,作为读者,读他的诗,感觉那些美丽的诗句,好像也是从我们的心里自自然然长出来似的,美好而温暖,自然而熨帖。

曲近的不少诗歌,清新、干净、唯美里彰显出典雅冷峻、对现实鞭辟入里的一面。比如:

“满山凸出犬牙交错的石头/像春天的笋尖/丑陋地指向天空/泥土越来越少了/它们都投奔大海去了/剩下石缝里的一点/孤独而可怜的/一块地小到只能种下一窝土豆/当然就怕成为羊儿的美餐/那就给羊儿戴个口罩吧/尽管这与健康没有一点关联/然后把它们赶到山的那边/只让它的眼睛解解馋”,“多年来/我们只习惯于保护小小的禾苗/有谁来/保护水土流失的家园”,“善待自然/就是善待我们的明天/为自已保留/一块立足之地/为羊儿保留/一块青青草原/不再让口罩/成为觅食的栅栏”(曲近《戴口罩的羊》)。

诗人曲近,一直在用自己的诗去思考,去体悟,去挖掘,去展现心中的大境界、大情怀,并以质朴、本真、高纯度的诗歌语言抒写出来。因此,曲近的诗歌中传达出的那种对生命的关照,对人类精神的真挚关怀,对大自然之美的深切透视,不仅富有一种动人心魄的力量,还带给读者一种审美的精神愉悦,恰如英国诗人柯勒律治所说:“诗是一种以获得智力上的愉快为目的的艺术品。”

说起来,对曲近的诗歌印象比较深的是在《绿风》诗刊上看到过不少题画诗,诗境与画境是那么美美相映,那么清新雅致,那么入心入肺。那些题画诗,也让我读到曲近诗歌的风格的另一面:恬静,优美,自然,清雅,画面感强烈。原来,曲近从小就喜欢写写画画,觉得文字和线条最能表达自己的思想和情感。工作后放弃了绘画,专心于文字的练习,从中体验到了创作的快乐。虽然因为工作等原因放弃了在绘画上的深造,但在他的内心深处一直没有放弃对绘画的热爱,他开始以另一种形式表现心中的画,心中的美。

他为油画《巴扎》配的诗;“谁用感情/为大地补上了/这么多鲜亮的补丁/色彩飞舞/阳光流动/烟火的芬芳啊/饱含果实的宁静/汗水里浮起生活的彩虹”。这首诗可以说是对油画的一种美妙的诠释,又是对画的一种美妙的品评。画,色彩浓烈,感情奔放;诗,大气开阔,想象丰饶。画境因诗境而深化,诗意因画意而隽永。诗与画,相得益彰,美不胜收。
《幻》是一幅具有浓郁抽象意味的版画,有着西方后现代画派的画风。画面简约,灵动,黑白对比鲜明,可以看出一青春女子,长发飘飘……如果说版画联想丰富,那么曲近的配诗《幻》,更见出诗人的丰富想象力,更让人叹为观止:“借不来鸟儿的翅膀/就发动头发起义/让它们飘起来/充满青春梦幻/和力的张扬/牵着灵魂飞翔/想象的羽/在风中轻轻飞扬”。
版画《窗》,看起来不过是一幅简洁、普通的画面,但有了诗人这首清新恬淡、干净雅致、想象丰富的配诗:“一声鸟鸣/推开了紧闭的窗/含露的柳枝/探进无声的问候和祈望/蝶翅生风/推动绿遍天涯的草浪”,“窗”的丰富与敞亮,便被一颗丰美的诗心无限地打开了。读一遍诗,再看两眼画,就觉得简简单单的黑白版画一下子敞亮起来,生动起来,美妙起来,声色滋味全有了。这不能不说是曲近诗歌的魅力所在。

“我觉得作为诗人在现代社会这个大现场里应有所担当,因为诗人是个很崇高的称谓,应该具有责任意识,具有血性和血气,不以小我而吟哦,要以大我而高歌,这也是我在诗集《精神苦胆》里所要表达的思想和感情。”曲近的诗集《精神苦胆》出版后,报社的记者采访他,他如是回答。

是的,在诗歌写作的路上,曲近不断地尝试着,孜孜不倦地探索着,踏踏实实地创造着。无论是他诗歌风格的硬朗、坚实、厚重、开阔、大气,还是明净、清新、质朴、自然;无论是他对诗歌的传统写作的坚持与坚守,还是他诗歌形式上的先锋性与边缘性,作为一位成熟的优秀诗人,曲近的诗歌,无不展示着他诗歌创作风格的多元性,展示着他诗歌写作丰沛的创造力,展示着他心灵和精神的向度,展示着他文化内涵的深度与厚度,展示着他用灵魂抒写的宽度与高度。

曲近用一首又一首的诗,表达着他对生活、对生命、对大地、对祖国的热诚与热爱,表达着他的坚持与坚守,而他的诗歌,也必将他的人生、他的精神带到另一种高度,如他的诗歌《瘦诗人》所宣示的: “自古以来/诗人是一根站着的蜡烛/只要民族还有苦难/只要善恶仍在搏斗/诗人就没有理由不瘦”。

相信,为大我而歌的诗人曲近,他的诗歌,也将一步步凝聚和投射出一个大写的诗人!一种大写的诗人精神!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