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兰的博客

一些记忆,一些疼痛,一些孤独,一些闪电,一些思想,一些碎片……

 
 
 

日志

 
 
关于我

雨兰,生于71年,90年开始发表作品,以诗歌和散文写作为主,也写美术评论、小说。作品见于《诗刊》《儿童文学》《少年文艺》《绿风》《诗选刊》《星星》《中国诗歌》《中国校园文学》《时代文学》《山东文学》《散文百家》《小溪流》《散文诗》《散文诗世界》《文学报》《美术报》《中国书画报》《书法报》等,多次被《知音》《意林》《读者》《名言与警句》等报刊转载,并多次获奖、收入《2011中国年度诗歌》《2013中国年度散文诗》《山东散文选》等70多种选集,出版有作品集数种。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省作协会员,市作协全委会委员等

网易考拉推荐

遥远的梦回乡土的灵魂吟唱  

2011-11-05 10:14: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遥远的梦回乡土的灵魂吟唱

                                ——评雨兰长诗《异乡书》

 

                                        苗雨时

记得一位诗人说过:“诗歌起源于在宁静中回忆起来的情绪”。雨兰的长诗《异乡书》,便是如此。然而,她的回忆,不是短暂的、瞬时的、片断的,而是一个远离故乡的人对童年生活的追忆、对故土醇朴的风俗人情的缅怀,乃至在梦幻中对乡土世界的重塑,以及对大地上自然风物的感恩……其思绪浓郁绵长,往返冲折,缱绻低徊,一咏三叹,有言说不尽的心灵脉动、血液激荡,是一曲遥远寻觅的皈依于生命本真的灵魂的深情咏唱。

这部长诗的审美长成和艺术风采,主要表现为诗人那穿越历史时空的不羁的风云般的自由想象,由现在回溯过去,由往昔重返当下,它的主导意向在于寻找和追回那曾经的美好,以此作契机,为自己的心灵构筑蓝色的精神城堡,从而使现代人与自然一起在乡土大地上诗意地栖居。

全诗的胳络与层次,以情感为动力,在想象中,展现了婉延曲折的意象流转的长幅画卷。诗人的心灵情节和诗的段落节奏是:

在一个明月别枝,梧桐树影在地的夜晚,周遭的氛围安祥、静谧。此种宁静映衬了诗人内心的沉寂。此刻,一枝夜来香的红色灯盏点亮了她的童年,使童年的家乡在她眼前浮现:小院干净、整洁,晚风吹过香椿树的叶子,父亲母亲,或兹祥、或落寞,屋檐下挂着镰刀、锄头,做窝的燕子飞来飞去,进进出出……。而身边的事物应和着她此时的心境,给她以慰藉,也诱导她在析望中梦回那无忧无虑的童年:那欢笑的小河,那古朴的石桥,那小学校园的钟声,那滚铁环的游戏……

而如今,一些旧时光的亲切、温暖,只能在我的诗句中低徊,而我也只有孤独、沉默,守护着自己的内心,守护着不尽的乡情。一方面,深切地盼望着家乡的信息:果香、口讯、鲜花、问候、收藏起这些珍贵,把它们藏入自己梦的深处;一方面,又觉得难以报答,“我能回馈给你们什么呢”?除了颤粟、热泪,也只是把心叠成纸船,放回家乡的小河……然而在那春雨之时,诗人还是可以打开心扉,在似睡似醒之间,让紫燕、山羊、地丁、蒲公英,于心灵的画幅上,随风跃动,亲切撩人……

于是,诗人怀着急切的心情,开始在虚幻中构建家乡的情景:小河清澈地流淌,油菜花金黄地绽放,就连毛毛虫也有着干净的灵魂,而自己是它们中喜爱玩耍的“笨女孩”。在虚构中,她更加热爱家乡的一切:鸢尾花、小蜜蜂、银杏树、露珠、蝉鸣……,还有老祖母讲的老故事和年轻母亲轻盈的笑声。然而,在岁月的流逝中,这一切还在吗?它们真地远去吗?那麦田里的鹌鹑蛋,那小河边的捣衣声,那雕花的木窗棂,那打麦场上的欢声笑语,那走街串巷摇着拨浪鼓的俏货郎……在诗人的记忆里,它们都有着亲人的模样。但是,时光的锋刃划过我的心口,我“背离童年的方向”,是越来越远了,只能怀念那一切,怀念遥远的自己,怀念那个傻里傻气的“笨女孩”……

现在,我要让春风抱紧我,抱紧我的心、我的骨头、我的面颊,我要和过去的一切一起沉醉,沉醉在忧伤、寂寞、孤独、疼痛里。但我还是要再安静下来,毅然走近你,你也许变幻迁移,今非昔比,大地上弥漫着滚滚红尘,然而我却听到了神对他的孩子们的重新召唤:“只要我们活着/我们都给生命、给爱,给未来/一个美好的期许”!这孩子是我的童年,也是大自然中各类生命。我们应在感戴神的恩惠和赐予中,与小的生物,蚂蚁、螳螂、小草、麻雀,平等相待,做它们的组妹和知心朋友。要牢记大自然中的生命,它们是独立自在的,各有各的情态、姿式和品性,但都是大地哺育的儿女,和人类一样,它们也有着卑微与疼痛、良善与美好,我们应该给予同情、悲悯和祝福。让它们都到我的理想世界中来吧,我将重新安顿万物生灵,使自然与人文充分融合,共同构建现代人的精神城堡。“这座蓝色的城堡啊/多么巨大,多么迷人”!

最后,诗人走进记忆温暖的深处,在那里与故乡的山川草木相遇,并一直走到生命的原初,走入甜甜的乳名里去。这时候,夜深人静,星光璀璨,她听见乡愁,像条鱼,在她身体里游动。她要在乡愁中,一次又一次重温对家乡爱恋……

雨兰的《异乡书》,为她自己开出了“一条干净澄澈的长路”,沿着这条长路,她“温暖而明亮地歌唱,怀想,还乡”……

阅读这部长诗,我不由得想起西方浪漫主义的先驱英国诗人布莱克的《天真之歌》。两者都是爱护心灵的真实,回归生命的天真状态。这里,不是做不伦的比较,因为一个己是世界文学的经典,一个还是无名时代的年轻新手,但这并不妨碍我们从他们异同中发现互文现象。布莱克的《天真之歌》的创作,是诗人有感于当时的工业文明对自然环境的破坏,以及人的灵魂遭受污染,他要以诗的神圣,崇尚自然,赞美自然,吁求现代人从生存困境中挣脱出来。而雨兰的写作,与布莱克相距近两个世纪,但所处的自然与人文的生态语境,却有某种相似,甚或可以说,自然的摧毁与人的生存危机更其严峻。这难道是历史在开玩笑吗?而在艺术表现上,两者也有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诗人都发挥了极大的历史想象力,让诗歌张开腾飞的翅膀,冲破现实经验世界的束缚,创立了一个自由的、和谐的、彰显人性的美好世界。

但雨兰毕竟是中国本土诗人,她的写作背景,具有中国特色。这就是中国从农业时代到工业时代的巨大社会转型。其现代化进程中,既有土地资源的浪费、自然环境的破坏,又有由于市场经济的冲击,造成的人们的物化与媚俗的精神的委顿。诗人雨兰正是从此种人的现实困局出发,开始了她灵魂返乡的心路历程:一是依恋乡土文明的简朴与温馨,那里有人与人,人与自然的亲近与和谐;一是渴望从大自然汲取生命的源泉和力量,大自然生机蓬勃,具有旺盛的生命力。两者都是为了人类的生存而营造神圣的殿堂。其给我们的启迪是:乡土是生命之根、之源、人超离了大地,生命必然干枯,因此,现代文明的建构,应把农耕文明的优质成分纳入价值共同体;大自然是人类的摇篮,人是自然的一部分,自然与人是二位一体的。毁灭自然,无异于毁灭人类自身,因此,应敬畏自然,善待自然,友好自然。只有这样,世界的自然与人文生态才有可能得以平衡,而现代人庶几能走出人生困境,安然地、和平地、诗意地栖居在这块辽远、恒凝的大地之上。

这也许就是《异乡书》这部长诗所企望担当的一部分(那怕十分微小)的历史使命和艺术责任!

 

 

附:异乡书(长诗)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73c42cb01017p38.html

 

我的另一首长诗:

思想的交流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73c42cb0100s4e7.html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