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兰的博客

一些记忆,一些疼痛,一些孤独,一些闪电,一些思想,一些碎片……

 
 
 

日志

 
 
关于我

雨兰,生于71年,90年开始发表作品,以诗歌和散文写作为主,也写美术评论、小说。作品见于《诗刊》《儿童文学》《少年文艺》《绿风》《诗选刊》《星星》《中国诗歌》《中国校园文学》《时代文学》《山东文学》《散文百家》《小溪流》《散文诗》《散文诗世界》《文学报》《美术报》《中国书画报》《书法报》等,多次被《知音》《意林》《读者》《名言与警句》等报刊转载,并多次获奖、收入《2011中国年度诗歌》《2013中国年度散文诗》《山东散文选》等70多种选集,出版有作品集数种。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省作协会员,市作协全委会委员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安静的大地之子  

2011-03-03 13:42:18|  分类: 雨兰的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静的大地之子

 

                                              雨兰

 

我喜欢树。

她们总是那么安详自足又葱葱郁郁,那么沉稳自若又摇曳生姿,那么恬静自适又生机勃勃。静与动,寂寞与喧嚣,光明与灰暗,在她们身上竟然也是那么和谐、统一、美好。

那一个夏天,和一位朋友相约一起去看望另一位生病的朋友,偏偏她出门前有急事绊住,我只好苦等。虽然附近有时尚、热闹的小店,但我不喜逛街,便蛰进附近的大学校园里烦躁地乱步——因为,于我,等人向来是苦役,不守时的人决不交为友。这是一座大学的老校区,走在校园里蓊郁安静的树林里,忽然觉得,有古老的树的地方,才是真正华贵的地方。那些高大的树木,亲切本真,弥散着一种静穆、安详的气息。漫步在在那些高大安静的树们面前,让我的一颗烦躁的心也变得安静、恬淡起来,充溢着欣悦与自在。

那些高大、安静的树,总是含蓄优雅、雍容大度,有着一种低调的奢华,一种迷人的魅力。一个再普通的小院落,只要有了树,也会变得摇曳生姿起来,安静迷人起来;一所再简陋的房子,只要有了高大、古老的树木的映衬,也会变得优雅高贵起来,古韵悠然起来;至于那些精美绝伦的建筑,有了老树名木的掩映萦绕,更是雍容华贵,美若仙境。

树是大地母亲安静的孩子,她们是安静的大地之子。无论是紫檀、红豆杉、楠树等一些名贵的树木,还是北方平原上土生土长、抬眼就可见到的榆树、槐树、杨树、柳树,在我的眼里,她们都是安静、从容、高贵、美丽的。她们各有各的性情,各有各的风姿,各有各的命途。有的温和,有的孤傲,有的谦卑,有的豪放,有的内秀,有的倔强,有的爱独处,有的爱群居。谁说她们没有心跳,她们的心跳连接着大地,那一圈圈默默增长的年轮就是明证;谁说她们没有呼吸,她们的呼吸连着风雨,接应着雷霆;谁说她们木讷没有感觉,当人们或者动物、风雷意外伤害她们,她们的身体也疼痛、颤栗、呜咽,流下清澈的泪水,然后自己慢慢地愈合,自己给自己疗伤。她们活得多么隐忍!她们总是默默地可着劲地生长,像那些踏实的人,一步一个脚印的,沉静从容的,把一生走下来。

因为对树的喜欢与偏爱,这些年去过的不少有名的景点,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往往就是景点里那些古老的树了。那些古老的树,也许有的并不能算上所谓的名贵,但她们每一棵都因古老而有着沧桑的美,因沉静而丰富内敛,在我的记忆里散发着光华,在我的心里日益丰美自适。

我记得,济南五龙潭公园里有高大古老的皂角树,朴厚丰茂;有美丽的樱花树,丰饶多姿;趵突泉公园里有木瓜树,美好而安然。

去寿光采访园林绿化,最让我流连忘返的是那大片的原生态野槐树林,葱茏茂密的野槐树,妖娆多姿的地面杂草,处处见出林野风情,只有精修的古朴大气的木栈道,暗示了时代的信息……记得园林部门的负责人曾经很自豪地告诉我,他们一棵树也没有伤害!虽然经历了城市建设的大拆迁、大建设,而且寿光这些年来经济发展势头强劲,城市建设更是日新月异,但出于对原生态野槐树林的保护和他们长远的眼光,这片原始风味的槐树林很完美地留存下来了。

日照的海滨,有一颇具规模的原生态黑松林,那实在是一个城市的绝美去处,是人们的福祉。见过海滨城市园林工人植树的艰难,尤其是在靠近大海的地方,而一场小小的台风就可能很轻易地让多年的心血与汗水化为乌有。

龙城诸城之行,最难忘的是那万亩板栗林,行走在郁郁勃勃的板栗林中,树木们散发的气息那么清新甜美,那么沁人心脾,让人久久不愿离去。板栗林中更因有刘墉手植的树龄,而名气日盛,游人络绎不绝。

在曲阜三孔,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不是孔氏家族府第的肃穆、庄严,而是那些遮天蔽日、葱葱郁郁的高大树木。三孔中,松柏最多,郁郁苍苍,去的时候正是盛夏,是树木的最好时光。阳光里,一棵棵枝叶舒展,老干虬枝盘曲,新枝茁壮郁勃;老树叶幽绿深沉,新叶子明亮鲜嫩,是那么美。据传,孔子死后,他的弟子们从各自的家乡移来奇树名木,栽植在墓地周围,除了柏、桧、橡、楷之外,朴树、枫树和杨柳都有,甚至还有女贞、樱花、五味、檀雒离等。想着这些树,带着学生对老师的深情、对老师的敬仰,安安静静地生长,自在自足地守候,多么好。有这么多树安静地守着,我们亲爱的孔老师一定安睡得更加安然、恬静吧。

而莒县的浮来山,更是山不在高,有天下第一银杏树而名,吸引着人们前来访问、探寻。浮来山上的那棵树龄达3000多年的古银杏树,她安静屹立于定林寺前院中,树高24.7米,径围15.7米,被人们誉为“天下第一银杏树”。据说,早在春秋时期,鲁隐公与莒子曾在树下会盟,如此算来,这棵银杏树龄当在3000余年了。老银杏树确实也不负“天下第一银杏树”的盛名,她阅尽了几千年人世的沧桑,依然枝繁叶茂,生机盎然,果实累累。金秋季节,银杏树满树的金黄美得让人迷醉,美得让人屏住了呼吸,是那么的自然华贵,那么的风姿绰约,那么的安详持重,还有一种让人说不出的神圣与肃穆感。

种植下一棵树,就种植下一种美好。所以,俗语里有“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之说。克雷洛夫曾写过一则寓言:一位古稀老人在种树,三个花花公子嘲笑他:“要想看到你培植的树结果,恐怕你得活到100岁吧!”老人却淡淡一笑:“也许我不能活到那一天,但只要子孙们有一天可以在树荫下休息,我心愿足矣!”

树与文人、名士结缘,树也因人而名,因诗文而名,人也因树而美好、亲切,树与人,便有了源远流长的佳话与传说。南宋诗人陆游爱梅,写下不少咏梅诗词不说,还要爱到“恨不化作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清高孤洁、才华卓绝的诗人林逋,爱梅爱鹤,爱到一生不娶,视其为梅妻鹤子;国画大师齐白石,35岁时靠刻印积攒了些银两,在故乡湘潭建了一所房屋,因为周围有上百棵梅树,齐白石非常喜爱,因此取名为“百梅书屋”;著名哲学家冯友兰,居北京大学燕园多年,庭院内有三棵松树,特别喜爱,因此将自己的书斋也取名为“三松堂”;柿子树是花鸟画爱画的题材,金秋季节,那盏盏红灯笼似的柿子实在美好、可爱,女画家胡挈青所居住的庭院内有丹柿树两棵,秋来硕果累累,盏盏红柿照亮小院,画家对她们爱之不已,把自己的书斋取名为“双柿斋”;陈毅元帅爱松,诗歌才情不亚于谋兵布阵,他的“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咏松的品格,更是借松赞人的品格。

如果说,在城市园林,人们对于古树名木多少有种距离的美感,在乡村,那些高大的老树则是乡亲们心里亲切的地标。门前屋后,栽花种树,更是人们长久以来秉承的美好传统。人与树相亲。远远地看村庄,就是一片树林。绿树掩映着的房屋,古朴可爱、亲切温暖;分植于房前屋后的树,亭亭玉立,枝繁叶茂,风来摇曳生姿,风情万种。

老家的人们喜欢告诉别人,“我家门前有棵老槐树”,或者“到我家,家门口有棵老梨树的那家就是。”我的老家,最早的小院子是有三棵老椿树的小院。后来建了大房子大院子,父亲最少不了的事就是种树——宅基地已划定,建房的材料还没买,父亲就已经着手到集上选树苗,忙着先栽树了。于是,庭院里,枣树、苹果树、槐树、榆树、香椿树、梧桐树等遍布,成了可爱的小树林。栽得梧桐树,引得凤凰来。庭院里树多,还能经常看到平时见不到的鸟雀。常常是,一个人先看到了,悄悄地唤了一家子人仰了脸去看,边看还边轻声赞叹那鸟儿长得如何美妙,如何独特。如果父亲兴致好,还会找出他珍藏的画画用的书《鸟谱》,认真对照,停在树上的那只会是什么鸟雀。庭院里树多,引来的鸟雀多,夏天的鸣蝉也多,但并不喧闹,倒给全家人带来很多美好的情趣、乐趣,让我们的眼睛大饱眼福,一年四季都有看不完的美。春天里,看苹果树的小白花儿安静地开,然后是甜蜜蜜的枣花香,或者看香椿树悄悄冒出柔嫩的小拳头,等小拳头轻轻伸开成绿茸茸的小手掌,就可以小心地摘香椿芽儿吃了;夏天里,一家人在树下吃饭、乘凉、聊家常,看树影如花,其乐融融;秋天里打枣,摘苹果……

我喜欢在树林里穿行、漫步。有小风,最好,可以听风吹树叶响。树不同,四时风声雨声雪声不同,树叶的响声便有了千种差别,便有了万种美妙和可爱。树的种种声响,以松树的声音最美,最受文人高士青睐,不少山水名胜里便把倾听松涛列为一佳景。难怪古人有此慨叹:“以松花为量,以松实为香,以松枝为麈尾,以松阴为步障,以松涛为鼓吹。山居得乔松百余章,真乃受用不尽。”

信然。有嘉木美树,我们真乃受用不尽!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