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兰的博客

一些记忆,一些疼痛,一些孤独,一些闪电,一些思想,一些碎片……

 
 
 

日志

 
 
关于我

雨兰,生于71年,90年开始发表作品,以诗歌和散文写作为主,也写美术评论、小说。作品见于《诗刊》《儿童文学》《少年文艺》《绿风》《诗选刊》《星星》《中国诗歌》《中国校园文学》《时代文学》《山东文学》《散文百家》《小溪流》《散文诗》《散文诗世界》《文学报》《美术报》《中国书画报》《书法报》等,多次被《知音》《意林》《读者》《名言与警句》等报刊转载,并多次获奖、收入《2011中国年度诗歌》《2013中国年度散文诗》《山东散文选》等70多种选集,出版有作品集数种。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省作协会员,市作协全委会委员等

网易考拉推荐

绿肥红瘦又一年 《兴义报》  

2014-01-07 09:39:05|  分类: 雨兰的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绿肥红瘦又一年

      雨兰

又到岁末。这一年很快又被过完了。

暮冬季节,晨昏时偶尔去小公园散步,树木们的叶子大都落光,静静地立着,似乎在休养生息,虽然冬青依然是一派葱郁,但生长得已经很缓慢了,至于红艳艳的花儿,是一朵也看不见了。绿已不肥,红瘦更无处觅。要看绿肥红瘦,只能待明年了。禁不住想起易安居士的《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 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 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想起蒋捷的《一剪梅·舟过吴江》词里写的:“一片春愁待酒浇,江上舟摇,楼上帘招。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萧萧。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浇。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两人的词我都喜欢,一个略带俏皮、娇媚,一个荡漾着人世沧桑。喜欢清雅可爱的字词,喜欢字词里面那种生命的滋味、人生的情味。

这一年里,读书、习字、写作,依然是我深爱的事情,少做了哪一样,心里都不会痛快。

读书,说来不是要事,但每日里实实在在又少不了,我的习惯也依然是买一批,读一批,然后再买再读,如此循环不已。大部分的书是从网上买,到文化市场买纸买墨时也顺便逛逛书店,买上几本带回家,心里是喜悦的。还有书友文朋们寄赠的新著旧作,也有几十本吧,一年过眼的书总在一百本以上。所读的书依然博杂,文史哲书画艺术,还有儿童文学类的。虽然博杂,但所买的书都是想读的书,所读的书也都是喜欢的书,如此,每日里拥书自乐,也算是神仙过的日子了。过眼的美书里,给我留有深刻印象的也是一个不算短的书单,就此罗列几个,爱读书的朋友看到,或许就此生出一段段书香书缘来。儿童文学类的有:特丽莎·布瑞斯林的《墓地低语》、张之路的《千雯之舞》、安房直子的月光童话系列、马塞尔·帕尼奥尔的童年回忆系列、罗尔德·达尔的《女巫》、林格伦的《长袜子皮皮》、谢尔·希尔弗斯的《阁楼上的光》、金子美玲的《向着明亮那方》等,成人的有:胡安·鲁尔福的《燃烧的原野》、库切的《男孩》和《耶稣的童年》,流沙河的《书鱼知小》、吴藕汀的《孤灯夜话》、布鲁诺·舒尔茨的《鳄鱼街》、麦克尤恩的《水泥花园》、沈伊默的《学书有法·沈伊默讲书法》、卢梭的《植物学通信》、安娜·科西尼的《永恒的父亲》……

 写作,当然依旧是我的最爱。写自己最想写的,写自己喜欢写的,说不上是坚守的原则,但多年来一直是这么做的。我所写的有诗歌、散文、书评书话、书画评论、儿童诗、儿童散文等,好像挺杂,其实归结起来也不过就是诗和散文。散文里面诗意多一点,再多一点,就成了散文诗;散文里面童心童趣多了一点,就写成了儿童散文;散文中议论多了一点,就成了评论;写点记人的散文,是人物散文,评价的作品多了点,写得就有点像评论,其实,在我心里,还是散文。也算是说还在散文的大范畴里。比如书评书话类文章,读了那么多美书好书喜欢的书可爱的书,当然是禁不住地想为这些书写点文字,写着写着成了书评书话,其实,在我心里,书评书话还是散文。诗歌呢,诗歌里的童心童趣童真多一点,再多一点,就写成了儿童诗,也就跨到了儿童文学里去了。今年我是童诗和散文随笔写得比较多些,前者充盈着童心童趣,正契合自己的心性;后者则力求自己能够写得厚重大气、开合有致、诗意丰美,也是多年来杂读闲览的积累与积淀。一年里就这么写着,快乐着,进步着。

这些年一直勤于砚边墨耕,也可以说是笔歌墨舞,临帖不辍,今年下半年来尤其勤奋,几本喜欢的帖子,像二王的行草书帖、米芾的行书帖、王铎的行草书帖等,成了我的枕边书,一本草书字典,一本沈尹默的《学书有法——沈尹默讲书法》,一本《中国书法史》,也是时常翻看。尤其是今年自九月份开始,上高中的女儿住校,隔一周回来一次,每天不用为孩子忙碌一日三餐以及其它生活琐事,就省出了不少时间,省出的时间趁便多写写字,如此多写、多读帖、多体味,心态也从容,今年的书法水平感觉有了不少提升,有朋友求“墨宝”,也能大大方方、爽爽快快地送上一幅了,不仅自怡悦,也能持赠君。自娱也娱人,心里也总是美好的。

有小猫在窗外叫,我禁不住侧耳听着,并不是喵呜喵呜的声音,而是“啊哦啊哦”的声音,像小孩子的呓语,听来感觉很萌,很悦耳,不自觉地微笑了。想想,这绿肥红瘦的一年里,一颗心有茶香、书香、墨香浸润着,也是欣悦自足的。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