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兰的博客

一些记忆,一些疼痛,一些孤独,一些闪电,一些思想,一些碎片……

 
 
 

日志

 
 
关于我

雨兰,生于71年,90年开始发表作品,以诗歌和散文写作为主,也写美术评论、小说。作品见于《诗刊》《儿童文学》《少年文艺》《绿风》《诗选刊》《星星》《中国诗歌》《中国校园文学》《时代文学》《山东文学》《散文百家》《小溪流》《散文诗》《散文诗世界》《文学报》《美术报》《中国书画报》《书法报》等,多次被《知音》《意林》《读者》《名言与警句》等报刊转载,并多次获奖、收入《2011中国年度诗歌》《2013中国年度散文诗》《山东散文选》等70多种选集,出版有作品集数种。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省作协会员,市作协全委会委员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和遇见的万物恋爱  

2015-04-02 15:18: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和遇见的万物恋爱

                ——韩慧诗歌印象

                               雨兰

人们喜欢说,诗如其人,人如其诗,诗与人在韩慧这里是统一的,虽然我和韩慧从未谋面,但在网上相识多年,感觉就像老朋友,从她的诗歌里,以及她随手写成的文章里,我能感觉到她的才气,她为人的温暖亲切,她的真诚善良,她的低调沉静,以及她的不张扬、不做作,这些,都是我所喜欢的。

韩慧的诗歌大都写得简短干净,精美精到,风格多变,澄澈灵秀,沉静内敛。无论抒情还是叙事,都质朴自然,诗意开阔,娴熟自如,感情饱满真挚,富有节制,有着深刻、深厚的生活体悟,以及对生命、对人性的洞悉。

韩慧善于从日常生活中发现诗眼,提炼诗意,小叙事里有大情怀,小情绪里有大境界,小生活里映射着大时代。像她的这首《我和遇见的万物恋爱》:

“你像一个信仰

融于风,融于雨,扑向我

融于每一个我遇见的美好的人

在心里生长,在笔下开花

左边,陷于尘世,隐于众生

右边,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爱和被爱,我是被分开的

在淅沥淅沥的雨中

春天的温情滋润

秋天的滴漏凄清

这不是多余的话

我想扑在你的怀里哭一哭

这首诗可以视作是感情炽烈的爱情诗,但我并不把这首诗仅仅看作是爱情诗,诗里的“你”可以是实指,具体到生活里、生命里的某一个人,也可以是虚指,是不定指。和遇见的万物恋爱,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怀?这是一种怎样的境界?从这首诗里,可以感受到诗人内心的真淳与美好,感受到诗人内心的丰富与阔大。

“我变成母亲吧

把你曾照顾我的事情再做一遍

你像乖巧的孩子

你信任地向我伸出手

我要给你剪指甲

 

深秋的芦苇花

洁白而轻盈

 

你的眼睛花了

我做你的眼睛

你的头发白了

我陪着你白

 

你曾心怀朝阳啊

我心怀黄昏的安宁”

写亲情的诗歌,古往今来,可谓数不胜数,优秀的诗篇也颇不少。韩慧的这首《给母亲剪指甲》从日常生活中的一件细微的小事入手,小中见大,自然生发,质朴感人,细致细腻而不琐碎,角度别致新颖,叙述沉稳,虚实相生,收放自如,行于所当行,止于所当止,叙述节奏控制得非常到位。这首诗让我想起古人所言,修辞立其诚。读韩慧的《给母亲剪指甲》,我读到了诚挚,读到了恳切,当然,更读到了作者心中浓郁的爱与深情。诗人梁平曾说过:“诗不管怎么写,要是诗……我知道诗有光芒。它的光芒不是来自词汇,而是来自诗人的一种力量。我知道诗有声音。它的声音耳朵是听不到的,必须用心去捕捉。”读韩慧的这首诗,我感受到了内在的光芒,我的心也听到了一种美好的声音。

有时想想,爱情,对于女人来说简直就是宗教。女人的爱柔婉、含蓄、细腻、圣洁。而女人写爱情诗则有着天然的优势,女诗人大都是爱情诗的高手、妙手。韩慧的诗歌中爱情诗也占了很大部分,风格也多样,深邃的,厚实的,含蓄的,风趣的,活泼的,俏皮的……我喜欢她这样书写:

“只要一盆清水,一颗安静的心

我轻易在阳台上获取了你

不要大口喝酒

我喜欢你的肤色甚于灵魂

 

我想去看你,想飞起来的那一刻

想你私藏的火枪和孤寂的环形山

她们喜欢你的诗意,我喜欢

她们不喜欢你的沉默和忧郁

我也喜欢。这些都是无可救药的                                          

令人绝望的美,是虚无

 

我在深夜醒着,像游魂

偶尔在被子里哭

我的眼里只有你,你的眼里有万物”

她的这首题目为《水中月》的诗叙述沉静,深刻内敛,含蓄隐忍,抒情而不煽情,浓情而不滥情。韩慧是一个至情至性的女子,一个心怀万物的女子,所以她的诗里有活泼泼的生活在,有生命的悲欣交集在,有对生活、对生命、对爱情的深刻体悟与洞悉在。

韩慧沉迷于读老子,读庄子,读《论语》等,读出了自己的情味,读出了自己的心见,也读出了自己的境界,这对于她的诗歌写作也大有裨益,或者说深深影响和提升了她的诗歌写作。

韩慧和我年龄相仿,如今也是人到中年,依然坚持着诗文的写作,广读博览, 坚守着内心的诗意和高贵,安心、安然地写着自己内心的诗篇,不哗众取宠,有着更为宽容和包容的心态,有着悲悯的情怀,热爱生活,心怀万物,像她的诗句所写的:“我也像一棵植物,扑进春天/应和着自然律/驰过喜忧参半的中年。”读着她的诗句,我可以想象到,生活中的韩慧一定是眼神笃定、神态安宁、沉静自若的。

“文字亦若无难处,只有一事与汝说。凡文字,少小时须令气象峥嵘,彩色绚烂。渐老渐熟,乃造平淡。其实不是平淡,绚烂之极也。汝只见爷伯而今平淡,一向只是此样,何不取旧时应举时文字看,高下抑扬,如龙蛇捉不住,当且学此。只书学亦然,善思吾言。”(苏轼《与侄书》)诗到中年,已没有了少年的浮躁与清浅,也少了青年的激越与粗糙,有的是阅世丰富后的从容与淡定,抒情的内敛与沉静,叙事的厚重与结实,是绚烂之极而归于平淡。

孙过庭在《书谱》中曾经说道:“右军之书,末年多妙,当缘思虑通审,志气和平,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这是一种让人向往的境界。书艺如此,诗艺也如此。愿与韩慧共勉。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