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兰的博客

一些记忆,一些疼痛,一些孤独,一些闪电,一些思想,一些碎片……

 
 
 

日志

 
 
关于我

雨兰,生于71年,90年开始发表作品,以诗歌和散文写作为主,也写美术评论、小说。作品见于《诗刊》《儿童文学》《少年文艺》《绿风》《诗选刊》《星星》《中国诗歌》《中国校园文学》《时代文学》《山东文学》《散文百家》《小溪流》《散文诗》《散文诗世界》《文学报》《美术报》《中国书画报》《书法报》等,多次被《知音》《意林》《读者》《名言与警句》等报刊转载,并多次获奖、收入《2011中国年度诗歌》《2013中国年度散文诗》《山东散文选》等70多种选集,出版有作品集数种。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省作协会员,市作协全委会委员等

网易考拉推荐

书法是心灵的映像  

2015-05-01 21:13:13|  分类: 雨兰的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于《语文报·书法版》2015年02.15

发表时有删节。

感谢!

 

 

书法是心灵的映像

      雨兰

书法也是这么一个美妙东西,你一下笔,那一条条线条、那一个个字体,就显露了你的笔法、笔意,就展现你的学识、学养,就显露你的学书密码,是学得二王一瓣心香,还是得意于米芾,是取法于金文大篆,还是着力于汉隶魏碑,是内擫还是外拓……不一而足。

有一天网上闲看,正好看到中华书局徐俊的微博上贴了一幅照片,是一幅书法对联。因为嗜好书法,自然要放大了看个究竟:一灯青到海,四顾我为峰。接着看到陈子善先生的发问:“请问是哪位的对联?看不清楚。四顾我为峰,好大的口气。”我觉得有趣,于是就关注了一下,等下文。自己也在心里分析:对联的内容是极其阔大的,气势也不凡。看这对联书法,应该是善书者所为,书法有弘一大师晚年书法的面貌,但比弘一大师的又多了些雄壮,从书法的气息,并结合对联的内容来看,书写者应当是佛学界或者研究佛学的学者……

就在我沉思间,微博有了下文,是徐俊的回复:“虞愚先生。”接着又看到陈子善的回复:“哈哈,虞老,自然可以这样写。”

虞愚何人?我心中纳罕也好奇,便去网上搜索了一下,简略看了一些,原来:虞愚不特研究佛教哲学,精于书道,且在中国文学上也造诣颇深,他曾在大学和研究单位主讲“先秦文学史”、“杜诗研究”、“佛典翻译”、“中国文学史”等课程,且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他擅诗能词,生平吟哦不辍,所作诗词格调清雅,情意真挚,著有《北山楼诗集》及《虞愚自写诗卷》二书行世。虞愚自幼爱好书法,曾下过苦功,且曾受于右任和弘一大师两大书家的指导。虞愚一生,致力于因明学的研究,对因明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他的书法独具一体,其墨迹不仅遍及八闽家山、大江南北,而且远涉南洋,东渡扶桑。

和我的猜想果然差不多,不禁会心一笑。

书法就是这么美妙可爱。书法的线条里能够映现出书写者的心境。弘一法师没有出家前,他的书法作品体势雄强,线条神采飞扬,字里字外生气勃勃、情采斐然,仿若见出翩翩公子的模样,而在他皈依佛门之后,他所书写的作品则沉静内敛、安然自在,又带着点温厚朴拙味儿,可谓书法风格大变,宛如换了一个人似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确实是换了一个人,不再是俗世那个叫李叔同的风流才子,而是一位持戒静修法号叫“弘一”的僧人。弘一法师的作品如此恬淡、安宁、沉静、朴拙,每每看到他书写的“老实念佛”、“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从后种种譬如今日生”等作品,总会让我想到一位慈眉善目、端坐蒲团上安静打坐的老僧形象。

白石翁、缶翁两人大体上是由印而书而画,一生里刻印、习书、作画、吟诗不辍,各艺互相渗透,互相印证,可谓是相得益彰,相映生辉,他们的艺术作品,无论是书法里的线条还是国画里的线条,有浓郁的金石味,厚重圆润,骨力内含,饶有韵致,特别耐品。两人的作品我都偏爱。缶翁的花鸟画,白石翁笔下的小鼠、小虫等,都是我特别喜爱的,也是最让我百看不厌的。两人的国画作品除了上述的一些共性之外,缶翁的花鸟画更具有一种文人书卷气,笔墨精妙,色调清雅、气息高古,而白石翁的花鸟画则呈现出天真稚拙的天然童趣之美,有一种乡野气息扑面而来,一派活泼泼的天机,是大俗也大雅的朴厚之美。

古人论书,多把书法与做人、才识学养等视为一体。像汉代扬雄如此说:“言,心声也;书,心画也。声画形,君子小人见矣。”(扬雄《法言·问神卷第五》)

韩愈在《送高闲上人序》一文中则如此评论张旭的草书:“喜怒窘穷,忧悲愉快,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不平有动於心,必於草书焉发之也……天地事物之变,可喜可惜,一寓於书。”宋代书法评论家朱长文《续书断·神品》里有关于颜真卿的书法评论:“鲁公可谓忠烈之臣也。”“其发于笔翰,则刚毅雄特,体严法备,如忠臣义士,正色立朝,临大节而不可夺也。扬子云以书为心画,于鲁公信矣。”

“书者,如也,如其志,如其学,如其才,总之,如其人而已。”清人刘熙载关于书法与人的论述,实在是精辟。大先生不以书法闻世,他的书法却是功力深厚,简淡平和,沉稳浑厚,有一种静穆之气,耐人品味。品赏大先生的书法,感觉他的书法和他的文字品格、做人的风骨,正可以相互映照。“不要因为我写的字不怎么好看就说字不好,因为我看过许多碑帖,写出来的字没有什么毛病。”在写给友人的信里,大先生曾如此评说自己的书法。我觉得这是很谦虚同时又是很自信的评价。大先生一生广读博览,文学之外,还钟情美术,有较长一段时间还浸淫于古碑帖的抄录整理之中,而且写字做文,用的始终都是毛笔,无论是眼界还是境界,都是很高的。

“言必己出,乃是书法之根本。每每心有难捺之语,或有灵性之句,捉笔展纸,书写出来。笔笔自然都是发自性灵的心迹,字字都是情感乃至情绪的形态。这样的书法,才是有魂的艺术。”冯骥才先生如此评赞文人的书法。人们青睐、偏爱文人书法,是偏爱书法中字里行间漫溢出的浓郁书卷气,那清雅隽永的文人风致,那烂漫率真的文人情怀,还有那骨鲠硬气的文人风骨。当然,一幅书法尽管是所谓文人写的,但如果没有书卷气和动人的情怀,也只能说是伪文人书法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