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兰的博客

一些记忆,一些疼痛,一些孤独,一些闪电,一些思想,一些碎片……

 
 
 

日志

 
 
关于我

雨兰,生于71年,90年开始发表作品,以诗歌和散文写作为主,也写美术评论、小说。作品见于《诗刊》《儿童文学》《少年文艺》《绿风》《诗选刊》《星星》《中国诗歌》《中国校园文学》《时代文学》《山东文学》《散文百家》《小溪流》《散文诗》《散文诗世界》《文学报》《美术报》《中国书画报》《书法报》等,多次被《知音》《意林》《读者》《名言与警句》等报刊转载,并多次获奖、收入《2011中国年度诗歌》《2013中国年度散文诗》《山东散文选》等70多种选集,出版有作品集数种。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省作协会员,市作协全委会委员等

网易考拉推荐

那些难忘的童年小美食  

2016-06-06 14:57:48|  分类: 雨兰的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些难忘的童年小美食

         雨兰

在物质特别贫乏的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现在看来觉得毫不起眼的吃食,在孩子们的眼里心里,可都是美食。

我这里所说的童年的小美食,是小孩子自己动手得来的,是小孩子心中的美食。

在地窖里存放了一个冬天的地瓜,到了春天最好吃,那可真是甜得流蜜。对于小孩子来说,蒸地瓜、煮地瓜都不如烤地瓜好吃,蒸地瓜、煮地瓜是饭,是天天吃的饭,俗套,烤地瓜就不同了,烤地瓜是零食,更是美食。乡村做饭都是用土灶,各种庄稼秸秆、秋天掉落的树叶、枯树枝等等,都是灶膛里的柴禾,饭做好了,不再烧火了,就可以把挑好的地瓜埋进灶膛里的火灰中。细细长长的地瓜最适合烤,那种长相圆滚滚的地瓜是不受欢迎的。有时火灰不给力,地瓜便烤得半生不熟,有时余火太旺,地瓜便给烤糊了大半。烤地瓜烫烫的吃最好吃,吃起来香香的、甜甜的,两只小手捧着烫烫的烤地瓜,不住地倒换着手,然后边剥皮边吃,经常吃得一嘴一脸两手的灰,有时忘了洗,可能就带着这灰嘴圈被伙伴喊出去玩了,有时就被婶子大娘的笑话了,女孩子脸皮儿薄,就赶紧羞羞的小跑着回家洗,男孩子脸皮儿厚,婶子大娘的故意拿一面圆镜子照他的灰脸儿,也嘻嘻笑着满不在乎。

“椿花落地,要吃燎麦穗;椿花落梗,要吃白面饼”,双眼望着院子里高高的老椿树,嘴里哼唱着小谣曲,终于等到了那细碎的淡黄的椿花纷纷扬扬地飘落的时刻。椿花落地的时候,麦田地里的麦穗儿在暖风里摇曳着,那是在向我们这些小馋虫儿招手呢。

其实,从椿树刚开始开花,从麦子刚开始扬花,我们就已经开始关注着麦田里那随风摇曳的麦穗儿了。因为,放了学后,我是几乎每天都和要好的伙伴挎着小篮子去麦田里拔草的,自然每天都会扒拉着麦穗查看一番:呀,麦粒儿才小米粒一样小!呀,麦粒儿比昨天大了一点点了!呀,麦粒儿有半个仁儿了……等麦粒儿有多半个仁儿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像鬼鬼祟祟的小老鼠一样,开始尝鲜了。

两只小鞋子一脱,田埂上一坐,掐下两三颗麦穗,把那扎手的麦芒也尽可能地掐短,放在掌心里,两只手掌轻轻摩擦,哈,这世界上最小最小的磨盘,一会儿就把软软的、淡绿色的麦粒儿磨出来、磨出来了,用小嘴轻轻吹去麦子薄薄的透明的外皮,掌心里就剩下一粒粒可爱的麦粒儿了,当然是迫不可待地倒进嘴里,这时候的麦粒儿还没有灌浆,鲜嫩柔软,像是淡绿色的小水晶,吃起来清甜可口,别提有多美味了。这样的美味享受不了多长时间,等到麦子灌浆,麦粒儿变得硬邦邦的,小乳牙也咬不动,就一点也不好吃了。生吃不好咬,但这个时候的青麦还可以在灶火上燎着吃或者放进蒸馒头的锅里蒸着吃,吃起来也是别有一番风味的。燎麦穗最有意思。农村里烧土灶,祖母烧火的时候,我和妹妹经常就用小手握着一把青麦穗,放在灶门口蹿出来的火苗上,翻来覆去地烤,等麦芒被火苗烤得秃秃的,青麦的香也就溢满了厨房,把一两支被火燎好的青麦穗放到手掌里磨搓一下,香香的麦粒儿很快就破壳而出,吹去麦皮,迫不及待地倒进嘴巴里,美美地享用起来。

我家的老院子里有两棵枣树,秋天,地瓜下来的时候,枣树叶早就落得光光的了,我和妹妹经常就把蒸熟了或者煮熟了的地瓜切成薄薄的地瓜片,一片片地挂在枣树的枣针上,在秋阳秋风里晾晒上几天,就成了地瓜干,吃起来又软又韧又甜,唉,那个好吃啊!当然比大锅里蒸的、煮的要好吃一百倍。放学后去地里帮大人干活,口袋里装上几片地瓜干,边走边嚼,胜过现在的口香糖,因为那是没有任何添加剂的原生态食品啊!

小孩子自己也发明美食,有人就发明了“冻地瓜”。冬天的早晨,一般是要喝玉米面地瓜粥,把地瓜切成小块,在锅里煮开了,把玉米面搅拌成糊,倒在开锅里,再烧几把火,玉米面地瓜粥就算是做好了。一人盛上一大碗,热热地端着喝,饭量小的孩子,喝上这么一碗,也就饱了。当饭吃的地瓜天天吃,吃得腻烦,就没什么好吃的了。早晨煮的地瓜粥,一般是前一天晚上就要把地瓜淘洗干净,放在浅篮子里晾着。小孩子们就悄悄地挑一个小点的地瓜,放在室外冻着,冻一晚上就成了硬硬的冻地瓜了,于是第二天上学时悄悄地装在书包里,上学的路上边走边啃,哎,那个凉啊!有时候冻了的地瓜忘了吃,一化冻就变得软软的,就没法吃了,如果被父母发现,免不了责备几句,当然,他们也心疼孩子,那么凉的东西大冬天里吃了是要闹肚子、伤牙齿的。

那些难忘的小美食,至今仍让我念念不忘,只是,只是,现在再也吃不出童年的味道了。

 

关于作者雨兰

七零后,在《诗刊》、《儿童文学》、《少年文艺》、《星星》、《文学报》、《山东文学》、《散文百家》、《美术报》等报刊发表作品,著有作品集《乘着语言的翅膀》《大地的眼睛》《低音》等数种。作品获奖四十多次,并入选百余种选本、图书。真诚写作,用文字与生命对话。

雨兰诗文书画微信公众号,欢迎您扫描关注!

也可搜索微信号:yulanswsh

那些难忘的童年小美食 - 雨兰 - 雨兰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